經濟人
  陳季冰專欄
  在剛剛結束的2014年世界經濟論系統家具壇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是最受關註的“明星”,因為全球財經界都希望他能夠帶來更多有關“安倍經濟學”最新進展的直接信息。據論壇創始人克勞斯·施瓦布(K lausSchw ab)介紹,為了避免與日本國會會議時間衝突,達沃斯方面特意調整了論壇的舉辦時間。
  安倍也的確很餐飲設備想抓住這次在國際上為日本和自己宣傳的機會。在論壇開幕式上,他發表了一篇題為《新日本、新願景》的激情洋溢的演講。安倍在承諾了一系列“即將展開”的改革舉措之後,自信滿滿地宣佈:“日本正在迎來的不是黃昏,而是嶄新的黎明。”
  懷揣著後來被市場稱為“安倍經濟學”的一整套試圖振興日本經濟的政策主張,抗癌食物有哪些安倍晉三於2012年12月贏得日本首相大選。現在看來,這有可能標志著日本20多年來的一個重大轉折。
  所謂“安倍經濟學”,包含以下三方面主要內容,它們通常又被稱為“安倍ssd固態硬碟廠商經濟學”的“三枝箭”:
  一、“積極的貨幣政策”。2013年春,安倍首相如願任命他的堅定盟友、原亞洲開發銀行室內裝潢行長黑田東彥取代略顯保守的白川方明,出任日本央行新行長。在黑田的領導下,日本央行推出了一場史無前例的貨幣政策激進實驗,它是如此大膽,以至於被賦予了一個奇特的新名詞:“量化加質化寬鬆”(Q Q E)。日本央行表示自己願意採取一切非常規舉措,例如它承諾將會“不設限”地購買債券資產,併在未來兩年內,將日本的基礎貨幣規模增加一倍至270萬億日圓。
  二、“靈活的財政政策”。它包含兩項同樣艱巨且很可能相互衝突的任務:短期內通過大規模財政刺激來拉動經濟增長,而在中長期削減赤字,整固財政,實現財政平衡。
  2012年12月26日,在安倍成為日本6年來的第7位首相幾小時之後,他的盟友、新任財政大臣麻生太郎宣佈,將取消由上一屆民主黨政府制定的當年44萬億日圓規模的債務上限,發行更多國債以刺激經濟。此後,日本政府批准併在後來又追加了創紀錄的財政預算案,希望通過公共項目支出來對經濟起到拉動作用。而作為中長期財政整固的舉措,安倍政府決定,將從2014財政年度開始——— 也就是2014年4月起——— 上調消費稅,以求得收支平衡。
  三、“促進長期經濟增長的結構改革”。用安倍自己的話來說,就是“通過一系列政策促進私人投資從而讓生產率進步支撐日本的長期持續複蘇”。這“第三枝箭”是整個“安倍經濟學”中最語焉不詳的,它也是迄今為止最令人失望和最具爭議的。日本亟須作出改革的地方很多,從異常僵化的勞動力市場到管制嚴厲的醫療保險行業,從高度封閉的農產品市場到很低水準的女性勞動參與率……除此之外,人們還在討論設立類似於中國的“經濟特區”(安倍稱之為“特別管轄區”,那裡將有一些監管放鬆和稅收優惠),以及日益老齡化的日本是否需要放鬆移民政策等許多問題……但一年多來,除了達成解禁非處方藥網絡銷售協議之類看起來雞毛蒜皮的零星進展,“安倍經濟學”的這“第三枝箭”幾乎就沒有射出過。
  “安倍經濟學”的核心目標是扭轉日本長達15年的通貨緊縮泥淖,在短時期內將通貨膨脹率推升至2%。為此,安倍的財政貨幣政策幾乎無所不用其極,大有“不成功便成仁”的氣概。在許多人看來,“安倍經濟學”更像是一場不計後果的豪賭。
  現在,距離“安倍經濟學”的提出和推行已有一年多。如果讓我做一個整體評價的話,我會說,“安倍經濟學”首戰告捷,而且似乎出人意料地輕鬆,但是,它遠沒有取得有多少實質意義的勝利。
  數據顯示,2013年美元兌日圓升值逾21%,為1979年以來最大年度百分比漲幅;日經指數全年上漲56.7%,創下1972年以來的最佳年度表現。相對而言,“安倍經濟學”最看重的另一個指標——— 物價指數——— 未能像匯率和股指那樣取得立竿見影的顯著變化,但也已經呈現出一些積極跡象。2013年春夏間,日本的核心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扭轉了持續下跌的趨勢,開始轉正。出口、工業產值、失業率、個人消費、銀行放貸、企業的國內和海外投資等絕大多數反映經濟走勢的數據,不是強勁增長,就是穩步回暖。已經公佈的2013年前三季度日本國內生產總值(G D P)摺合成年率分別增長4.1%、3.8%和1.7%,預計全年的GD P增幅將超過日本政府年初預計的2.5%,創造多年來的最好紀錄。
  然而,股市的強勁漲勢和匯率的擺脫強勢固然令人欣喜,但這“第一枝箭”的成果連同“第二枝箭”(財政刺激)將要產生的拉動效應,其真實意義說到底都只是贏得了民眾的信心以及推進艱苦的結構性改革——— 也就是“第三枝箭”——— 所需的時間。日本真正需要的是實實在在的經濟複蘇和增長,而不是數字游戲的自我陶醉,雖說這對於日本來說也已經久違了。
  “安倍經濟學”的最終結果存在三種可能性———
  第一,前兩枝“箭”——— 也就是積極的貨幣政策和靈活的財政政策——— 因為政治壓力而不了了之,十多年首次出現的通脹率上漲局面曇花一現,重新滑落至負值或接近於零。如同過去20年裡許多政客所作出的徒勞努力一樣,安倍導演這一次的“日出”只不過又為日本增加了一次幻影——— 同時進一步加深破滅感——— 而已。
  第二,將會更加糟糕:通脹將失控,國債利率飆升,資本逃離日本,債務增加到不堪重負的地步……最終釀成希腊式的主權債務危機。這就是悲觀派人士經常擔心出現的“安倍末日”。
  第三,取得全面成功,日本擺脫長達15年的通貨緊縮,走出長達20年的“失落”,經濟恢復強勁增長。也就是安倍所宣稱的“日本回歸”。
  所有這一切,2014年將會給出最終答案。因此,我們可以將今年視為“安倍經濟學”的大考之年。(作者系財經評論員)  (原標題:[個論]陳季冰專欄:“安倍經濟學”大考之年)
創作者介紹

hocc

ekdigbq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